林嗎啡

自我自大,性慾上等

日剧相关产出汇总

搬一下早年日剧圈的产出, @番茄morphine  这个号彻底不用了,所有黑历史迁去AO3。阅览点击“Procced”即可。


Warning


*CP主栗受,含大量猫栗、路人栗和各种拉郎。

*各种超短段子和坑出没注意,不负责售后。


- 栗中心 -


热血高校:

【芹源】情 欲 之 诗

【芹源】下 流 上 等

【芹源】爱人们

【芹源】Sweet Fucker

【芹源】Star Falling

【芹源】修学旅行

【芹源】梦情事 

【芹源】韭菜、小蘑菇与魔法少女

【芹源/ALL源】徒 花

【芹泽多摩雄×路人女性/隐芹源】旧爱新妻

【泷谷英雄×泷谷源治】大人教育

【双Omega/泷谷源治&漆原凌】尤 物


Smile:

【Smile/林诚司×路人女性】恶 犬

【Smile/林诚一郎×林诚司】污 秽

【Smile/甲斐亮二×林诚司】Masked Bitch

【Smile/路人×林诚司】玫 瑰

【Smile/路人×林诚司】狂 徒

【Smile/路人×林诚司】谎 言


信长协奏曲:

【信长协奏曲/秀吉×光秀】薄雪心中

【信长协奏曲/秀吉×光秀】怜 生


无间双龙:

【无间双龙/郁夫中心】烟 灭

【无间双龙/深町武×段野龙哉】Foreplay


其它:

【极道鲜师1/路人×内山春彦】Trophy

【Border/安藤×石川】越境(大纲)

【RMPW/朝日】小甜饼

【东京Dogs/丸奏】Come on and move yourself


Crosscover:

【热高&Smile/芹泽多摩雄×林诚司】执迷不悟 - 间章3.5

【热高&极道2/芹泽多摩雄×泷谷源治×矢吹隼人】雪落日

【暗金丑岛君&贫乏男子/ALL小山一美】神様、仏様

【暗金丑岛君&贫乏男子/丑岛馨×小山一美】温柔黑洞

【鼹鼠之歌&羊之歌/高城姐弟中心】浮沉一梦

【Unfair&如月疑云/村上克明×家元】他人即地狱

【无间双龙&Smile/龙崎郁夫×林诚司】绑 匪


- 孝刚 -


【热高/芹泽多摩雄×漆原凌】美人信徒

【热高/芹泽多摩雄×漆原凌】至上の人生


- 旬斗 -


【旬斗RPS】暧昧劣情Lover

【旬斗RPS】七情六欲

【旬斗RPS】Rain stop, goodbye

【旬斗角色拉郎/段野龙哉×织部顺平】新宿黎明

【旬斗角色拉郎/鸟饲诚一×芹泽直人】无仇无怨(1~2)

【旬斗角色拉郎/林诚司×大庭叶藏】加尔基 栗ノ花


查看全文

【我宇/路人宇】白茉莉

*脏,意识流短打。

*狗屁不通的脑内幻想,对Joker北爱而不得的嚎哭。


“爱自己所爱吧!*”他快活地欢呼。

查看全文

【朱白/龙宇】情 书

*龙哥《小半》衍生短打,有用歌词。

*不是单箭头,是患得患失的热恋。


他摘掉耳返,朝舞台中心走去。

查看全文

做魔道动画的这群人,野心可以说相当大了。原作写不出来的剧情、不敢写出来的感情,在动画里都有了要被补完的迹象。魏哥入魔的过程,双杰的恩怨纠缠,乃至聂怀桑、金子轩这样的十八线甚至连苏涉都被刻画到了。连枇杷女这种本身没啥用、但很有助于丰富魏哥个性的路人角色都没放过。

而且动画根本不满足于一般性的角色理解,从op歌词中就可见一般。《醉梦前尘》跟《东风志》这种薅古诗羊毛还薅得不伦不类的玩意儿,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,甚至可以说,根本就是在打原作的脸——MXTX一直在极力塑造一个怎样的魏无羡?做的是对的事,走的是英雄道。但op歌词里写:

怎奈侠肝义胆 却成一场空
善恶是非分明 爱恨界限不清

可以说是对魏哥的精准评价了,打某人脸打得啪啪响。词作想必是做足了功课且对角色有着特别的理解,才写出了这样的句子。

所以说,动画当真的野心勃勃,这都不是要给原作查缺补漏了,这是怕是要女娲补天啊。

查看全文

【朱白/龙宇】孤独蜜运(上)

*白宇视角。不算甜的小甜饼。

*全都是我妄想,请勿上升真人。


“可他妈苏死了。”

查看全文

一句话义斩

楼冠宁购入新款限量伴侣型仿生人SZP-817回义斩的第二天,钟叶离给它套上了蕾丝碎花防尘罩。

查看全文

@林小鱼 收到啦!

74P的书,挺薄,现在想来《潮骚》其实是个只有六章的短篇,创作期也只不到半个月。但对于你我来说,它的诞生无疑意义深厚,仿佛与这个不长的故事完成一场热恋。你从中渡劫,我从中得见你的起飞,从此更美,更好。

我永远喜爱这个故事,也永远喜爱你。

查看全文

【楼平】春归(上)

像在饮热热的枫糖浆,最好的情爱配最好的英雄与少年,好到都不真切了,仿佛美梦一碰就碎。此时此刻愈是甜美,愈是不忍想见他年空花泡影。

心情好多啦,爱我鱼,鱼鱼一定是属治愈系的。

林小鱼:

ukw相关产出整理

  

我的一个狂剑干爹》的番外,发生在主线剧情的好多年前,那时候的小楼和现在进行时里的昊昊差不多大……

  

 @林嗎啡 阿爹生日快乐,第二年在lof给你发生贺啦!嘛……但是手慢了只写了一半【鹅且大概是用定时发送功能准点发的……

  

喜欢你!想给你唱“初初一眼就如电击般击中胆颤也心惊~初初一秒就如石英表心跳足以叫人乱性~”

  


  

AO3 

  


  

tbc

查看全文

有多傻逼呢,傻逼得我们坐在洱海边上一人吃了六个饼。

林小鱼:

去年六月复吸全直以来,@林嗎啡 每天嗷嗷叫要去K市要去云南。另外,巅峰蜜运一直坑在那里,也是因为后续剧情双花要带少天去云南玩一圈。看起来去玩是为了填坑(冠冕堂皇
实际上远比这傻逼多了(
爹拖着崽,爹提着崽,啊@林嗎啡 爱你

查看全文

给他一根烟的时间

他走的时候把队服留在了椅背上,身上仅仅简单裹了件薄外套,走到外头才觉出了一点冷。他冲手掌呵气,温热的白雾融进飘飘摇摇的雪里,那点热度也很快就消散。并不是只有一点冷的,但是冷也好,疼也好,乃至孤独也好,很早之前他就习惯于轻描淡写地都归结为“一点”了。胜利失败,爱恨苦痛,在他身上没有了该有的波澜,淡得像弥散很久的一口烟。烟,对,他还剩了最后一包烟,理应在这个雪夜里被点起来,像所有有故事的人那样,站在理应缅怀的过往跟前抽一口,回忆像鲜艳的走马灯,在大雪纷飞的城市上空旋转,变色,直至褪成默片里的苍白与漆黑。是了,他到底还是不能免俗地把烟含进嘴里,给那些应有的怀想一根烟的时间。嘉世队徽高高地悬在俱乐部楼顶,战矛与红枫炽烈耀眼。当初定队徽的时候陶轩问过他要什么色。红色。他脱口而出。就要红色。那是一种不经细想的直觉,脱胎于矛尖上的血光、火花、又或者某个永不褪色的秋日,谁吵吵嚷嚷地说要带妹子去看最红的枫叶。而现在,在这冰凉的雪夜里,他没了矛,也没了鲜艳的枫叶队服,身上唯一一点红色,也只剩下手里烟头零星的火焰,给身无长物的他带来一点点点温度。

够暖吗?也足够了。一点火光不足以点燃整个冬夜,可足够温暖他一根烟的时间,足够他穿越马路、穿越过往、穿越俗世里零零总总的恩怨纠葛,足够他心头未凉的血流向不可知的来日,不至于被这场大雪熄灭。

他裹紧兜帽,朝马路对面走去。

查看全文

写给鱼

2017,除了正事,我什么都干了。许是因为年纪真的大了,回国后重新回到需要进行琐碎人情往来的环境,整个人变得非常倦怠,仿佛对生活全然失去兴趣。小鱼常说我和她玩是在奶孩子,带崽,提前体验育儿经验。其实这种依赖是相互的,她依赖我,我何尝不是从她那里汲取到一些向上的养分。因为她我养成了一些还算不错的习惯,写手帐,健身,阅览从前并不感兴趣的领域,好赖让这一年看上去没那么糟透。

我的高频产出时期是在15年,另一个账号的事情了,在此不表。之后兵荒马乱地忙着留学,忙着毕业,忙着天知道我在忙什么的各种事,这两年的产出也是变得寥寥无几。不得不说认识鱼之后我变得非常懒惰,有产出也基本上是给亲友写的,毕竟鱼帮我把我90%的脑洞都写出来了,剩下的10%那都是得自己动笔的欠债。

鱼的成长是很快的,从前我还会逐字逐句翻来覆去地给她改文,到现在我最多给她改几句台词,也仅仅只用了快一年时间。转折点当然是《潮骚》,当初只不过是我随手点开了《情人》的电影,受到启发给她讲梗,造成她通读杜拉斯的结果实在是意外之喜。从《潮骚》开始,她的文彻底有了严肃文学作品的影子,像扎进喉管里的艳丽刀锋,疼痛与美都扎扎实实,将人捅个对穿。而我必定是她刀上刺得最深,感受最痛的那一个。

我时常觉得鱼是在帮我造梦,我说的梗,我想表达的东西,我想体现的情绪,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像她这样彻底地表达出来。比如《破茧》,我最私心且共情的一篇。那个女孩儿,是我也是她,在处理恋慕情绪这方面我们有种恐怖的默契,卑微的、自贱的、趋光的,一些外人难以认同的特质,在我们之间得以接上讯号。

有生之年能有这样一个跟你同频的人出现是多大的运气啊,461天里每日每日毫不腻味地说话,像两只蠢透了的猫互扔毛线球。爹,来毛。🐠,来毛。我们毫无营养地毛来毛去,在这种颇为苟且的生活里,也只有这点毛线球的时间最快乐。如果能见面,我怕是能把她的毛给薅秃。

关于我的2017,过得不算太好,也就不是很想谈。这一年里除了旅行,也就只有跟鱼的毛线球过程值得翻出来检阅回味,这么往回看这篇宛如一篇育儿心得。是的了,我养了个特别好的崽子。我的虎斑猫,我的柯基宝宝,我的海豹河豚小松鼠。

夜深了,愿你好梦。

查看全文

玫瑰灰烬

我问张佳乐,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,为什么要我来他们家里,处在他和孙哲平之间。我们做那些事,不合常理,更不合伦理,我想不出张佳乐有什么必须要我插一脚的理由。他们本就好得像一个人。

张佳乐犹豫了很久,在不是玩乐的时刻里,他的眉间总是紧蹙。这让他看上去略有些忧郁。当然,也很美。我的好友,他静默的时刻美得惊人,像将开未开的花苞。我热爱他。他说:我时常觉得害怕。怕什么?我问,你除了冠军,什么都有了,何况百花势头这么好。他说:我怕他走。

那个时候我并不能理解他的这种惶恐,孙哲平爱他爱的要死,谁都看得出来。我把这归结于恋爱中人特有的不安感。我笑他想太多,怕不是樱花妹附体。我说,你要是想往大孙脖子上套个项圈,他恐怕想都不想就会答应。他说:就是想都不想才可怕啊。我嗤笑,乐乐你该去挂心理科。

后来我才明白,他说的对。岂止是对,简直一语中的。孙哲平删掉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,甚至没有对张佳乐说一句再见。

我去看他。在第五赛季夏休期。他的宿舍开了很冷的空调,我进去就忍不住打了个颤。他的被子很薄,他的手很冰,可是他无知无觉,光裸着上半身在抽烟。我握住他的手指,他对我笑笑:我没事。

我觉得难过。我很久没有这样难过,上一次还是在魏老大退役的时候。原来真的是有这种人的。这种人,爱的时候毫无保留,走的时候头也不回,对自己和旁人都足够残忍。像雨夜里迅疾的闪电,或者一把锋锐的刀,捅向爱人和捅向自己都干脆利落。张佳乐靠过来,我以为他会哭,但是没有。他嘴唇干裂,在盛夏,在K市这样温润的天气里,他漂亮的唇瓣枯萎了。他望着我喃喃地说:没事,我早就知道。

这一天总会来的,我不奇怪。他这么说着,又笑了,我宁愿他不笑。我抱着他,徒劳无功地,玫瑰在我怀里烧成灰烬。

查看全文

一个子博

@林果凍 新开了个子博客瞎几把发照片,彩妆手帐穿搭旅游叨逼叨全都发到这里,拯救一下我的生活情趣。

查看全文

【涉忘】四十九天(一)

*简而言之:苏涉哥哥捡到了重伤的小蓝蓝,带回去,养起来。

*当然有羡忘提及。


蓝湛不说苏涉也记得,今天是魏无羡的七七。

查看全文

【羡澄】Ciao Amore

@易子云 小霸《斗酒纵马》二十五章衍生现paro。

*这篇文起源于往生同学的一句话:如果是现代pa的话,就是魏哥开着车在雨中踩满了油门,视线模糊神志不清地带着枪,去为死去的情人复仇。

BGM:Salvatore

女歌手的声音无悲无喜,轻轻唱着再见,我的爱。

查看全文

【羡澄】Babe, do you wanna get naughty tonight?

*和爱泽的《喂,你要不要和我结婚》还有小鱼的《喂,你要不要和我接吻》是一个系列。

*爱泽生日快乐!


“我没有!我给你上胸!”

查看全文

【羡澄】梦旅人

*给小鱼《生死书》设定的前传,不知道也没关系,不影响阅读。

*祝我自己生日快乐。


天亮了,睡吧。

查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