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嗎啡

自我自大,性慾上等

写给鱼

2017,除了正事,我什么都干了。许是因为年纪真的大了,回国后重新回到需要进行琐碎人情往来的环境,整个人变得非常倦怠,仿佛对生活全然失去兴趣。小鱼常说我和她玩是在奶孩子,带崽,提前体验育儿经验。其实这种依赖是相互的,她依赖我,我何尝不是从她那里汲取到一些向上的养分。因为她我养成了一些还算不错的习惯,写手帐,健身,阅览从前并不感兴趣的领域,好赖让这一年看上去没那么糟透。

我的高频产出时期是在15年,另一个账号的事情了,在此不表。之后兵荒马乱地忙着留学,忙着毕业,忙着天知道我在忙什么的各种事,这两年的产出也是变得寥寥无几。不得不说认识鱼之后我变得非常懒惰,有产出也基本上是给亲友写的,毕竟鱼帮我把我90%的脑洞都写出来了,剩下的10%那都是得自己动笔的欠债。

鱼的成长是很快的,从前我还会逐字逐句翻来覆去地给她改文,到现在我最多给她改几句台词,也仅仅只用了快一年时间。转折点当然是《潮骚》,当初只不过是我随手点开了《情人》的电影,受到启发给她讲梗,造成她通读杜拉斯的结果实在是意外之喜。从《潮骚》开始,她的文彻底有了严肃文学作品的影子,像扎进喉管里的艳丽刀锋,疼痛与美都扎扎实实,将人捅个对穿。而我必定是她刀上刺得最深,感受最痛的那一个。

我时常觉得鱼是在帮我造梦,我说的梗,我想表达的东西,我想体现的情绪,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像她这样彻底地表达出来。比如《破茧》,我最私心且共情的一篇。那个女孩儿,是我也是她,在处理恋慕情绪这方面我们有种恐怖的默契,卑微的、自贱的、趋光的,一些外人难以认同的特质,在我们之间得以接上讯号。

有生之年能有这样一个跟你同频的人出现是多大的运气啊,461天里每日每日毫不腻味地说话,像两只蠢透了的猫互扔毛线球。爹,来毛。🐠,来毛。我们毫无营养地毛来毛去,在这种颇为苟且的生活里,也只有这点毛线球的时间最快乐。如果能见面,我怕是能把她的毛给薅秃。

关于我的2017,过得不算太好,也就不是很想谈。这一年里除了旅行,也就只有跟鱼的毛线球过程值得翻出来检阅回味,这么往回看这篇宛如一篇育儿心得。是的了,我养了个特别好的崽子。我的虎斑猫,我的柯基宝宝,我的海豹河豚小松鼠。

夜深了,愿你好梦。

   
© 林嗎啡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4)
热度(78)